首页 网文精彩 正文

小黄书自慰适合看的 小荡货爽死你h

扫码手机浏览

想到这,王壑恐惧到绝望,恨不能飞过人群,飞进论讲堂,担心自己再迟一步,进去后看不到那个穿龙袍、戴皇冠的心爱少女,而是一具尸体,那时,他纵有天大的本领,也回天乏术,必将悔恨终身。

不,绝不止悔恨终身!

这世上若无李菡瑶,将会日月无光!这江山,这皇位,他争来何用?社稷百姓对他有何意义?

王壑悚然发现,自己爱美人不爱江山!

然那又如何?

爷就爱美人!

他不顾一切扑向台阶,要抢在朱雀王和谢相对李家父女下手前冲进去,公开身份,阻止他们,全不管自己现在这副女装模样暴露后,会带来怎样的震动。

台阶上廊檐下的藤甲军见他们来势汹汹,以为敌人想要里应外合,立即端起武器喝叫:“站住!再往前一步,杀无赦!”

王壑脚下一顿——

要硬闯吗?

论讲堂内,王均见未能阻止朱雀王,满眼惊惶,急忙转向谢相,用命令的、又带些儿哀求的语气大喊“谢相,快阻止王爷!哥哥绝不希望你们伤害月皇!”

变起后,谢相紧闭双唇,神色严峻地盯着朱雀王,若细看的话,会发现他双唇微微颤抖。谁也不知道,他内心正在天人交战:他不知朱雀王此番行动是来自王壑的旨意,还是自作主张;他也不知自己是装糊涂、顺水推舟,坐看朱雀王一举拿下李家父女呢,还是该阻止。

周黑子更紧张,问:“谢相,这、这是怎么回事?”

谢相摇头不语。

周黑子大惊道:“谢相也不清楚?!糟了!”他一想到王壑那平静无波的眼神,就心惊肉跳,不知此事后果如何,恐怕不是自己这些人能承担起的。

不但他,谨海也是一样,想到王壑得知这一切时的雷霆震怒,既惊且恐,再无法镇定,不顾一切大吼:“住手——昊帝有旨,不许内战!再不住手,以谋反论!”

可惜,没人肯听他的。


 

聿真盯着朱雀王背影,眼睛都红了,也跟着狂吼“朱雀王,你敢抗旨?!抗旨者诛九族!”

谢相和周黑子嘴角抽抽,总觉这情景荒诞的很,正踌躇间,忽然心有所感,仿若被毒舌盯住了似的,不由抬眼看向月台上方,正撞上李卓航冰冷的目光。

谢相如被雷击,恍然警醒。

他迅速做出了决定,正要高声劝朱雀王手下留情,却听见几声枪响,全都是射向朱雀王的,但朱雀王奔跑极快,避了过去,那子弹就打在王爷经过的座椅间,惊得座上人尖叫躲闪,乱成一团。谢相目光一扫,就见胡清风举着短枪正瞄准朱雀王,准备进行下一波射击。

谢相长叹——局面已无可转圜。

才想到这,堂上情势再变。

方勉追着朱雀王,正要出手攻击,却见王爷追上一个中年文士,长腿飞出,踢中对方背心,只听数声清晰的骨裂声传出,那文士倒地,再被王爷一脚踏中脖颈,狠狠一碾,当场被踩得气绝身亡,眼珠都凸出来了。

方勉不由一呆,又听见“当啷”一声,原来朱雀王射出的匕首后发先至,撞中了刺客发出的飞刀,匕首和飞刀一齐落地了,他方才明白,朱雀王在救月皇,不过情况紧急,来不及解释,因为刺客已经冲上月台了。

朱雀王踩着尸体跃向前方。

方勉忙也飞奔过去。

谢相这时也看明白了,大喜,忙要告诉王均等人,再安抚月皇那边的人,谁知转脸一看,身边早沧海桑田,经历了不知多少变故,他恍惚不知如何主持了。

先说观棋,见朱雀王动手、张谨言紧跟,又惊又怒,不顾一切扑向谨言,大喝道:“张谨言,你敢!”

谨言右手探出,如铁钳一般攥住她手腕,拉着她一个旋身,躲过从背后偷袭她的瘦书生,顺势抬腿踢向对方。对方一偏身子躲过。谨言松开观棋,与他激战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