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文精彩 正文

班主任撩开裙子让我桶 游泳池里水震h

扫码手机浏览

   “那你到底怎么了?”秦嘉琳问道。

        “那个…”安生挠着头说不出来话。

        “你能不能不要矫情了,有什么事你就不能说出来?”秦嘉琳生气道。

        “啊啊啊啊~”安生叫了一声,然后道:“我好像出轨了。”

        秦嘉琳:“Σ(??w????)??”

        时间拉回昨天晚上,停车场允儿的车上,安生大声说完那句话后,两个人都愣在那里。

        允儿瞪大眼睛盯着安生:“你…你…这个变态,你耍流氓。”说着允儿拿着手里的包打着安生。

        “诶,诶,先别打,先别打,听我解释啊。”安生一边躲着允儿的包,一边叫着。

        “解释?我今天打死你,你这个臭流氓。”允儿边打边说着,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坐到了安生的身上。

        安生被打的也来了火气,看到允儿坐到了自己的身上,安生一把把她推倒了车门旁,两只手制住她后说道:“你能听我解释吗?”

        允儿被他按在了车门处,尝试着活动了一下,但是发现安生劲用的太大,于是抬头头看着安生,两人四目相对。

        “然后呢?”秦嘉琳一脸吃瓜相的说道。

        安生看了一眼秦嘉琳又缓缓说了起来。

        “你想解释什么?”允儿瞪着眼睛说道。

        安生有点恍惚了,看着允儿摇了一下头,想让自己冷静一下,可是两人离得有点近,近到允儿呼出的热气都能感觉到。

        安生看着允儿眼睛已经有点迷离了,淡淡的开口:“我快忍不住了。”

        “喂,什么忍不住,你不是要…唔,唔,唔……”

        ………

        “你亲她了?”秦嘉琳不可思议的说道。

        安生点了点头。

        “哇,你厉害啊,谁都敢亲了。”秦嘉琳睁大眼睛说道。

        “我也不知道昨天晚上自己是怎么回事,就是没控制住。”安生懊恼的抱着头说道。

        “喝酒了吗?”秦嘉琳道。

        “喝了,但是那一点点酒,根本就跟没喝一样。”

        “啧啧啧,小伙子虎啊。”

        “哎呀,你别阴阳怪气了,说一下我到底该怎么办啊。”安生道。

        “那还能怎么办,等死呗。”

        “唉。”

        看到安生一脸便秘的表情,秦嘉琳又说道:“那个我能问一下吗?你既然没有喝醉,那你从哪里来的勇气敢去亲林允儿的。”

        “我不知道啊,我这人一向自制力就很好啊,但是昨天晚上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就感觉她特漂亮,就没忍住。”安生开口道。

        “嘿嘿嘿,那我在问你一下,你当时亲她是什么感觉。”

        “不知道,我当时亲上去之后,脑袋就懵了。”安生摇了摇头道。

        “啧啧啧,果然是流氓啊。”秦嘉琳道。

        “完了,完了,你帮我想想办法吧。”安生求着秦嘉琳说道。

        “这还要想什么办法,把郑秀晶忘了,去追林允儿。”秦嘉琳吃了口鸡腿说道。

        “不行,我不可能放弃秀晶的。”

        “那这个林允儿你咋办?”

        听到林允儿,安生就像霜打的茄子一样,蔫了。

        “就是不知道怎么办啊。”安生抬起头看着天花板说道。

        “那你选一个吧,你既然都亲了她了,你不能不负责任啊。”

        “唉,你说要是两个人都能选择就好了。”安生叹了口气说道。

        “你这个大猪蹄子,还想要两个,渣男。”秦嘉琳有点生气的说道。

        “唉,你别生气啊,我就是开个玩笑。”

        ………

        中午,郑秀晶跟韩尚贤吃完饭后,韩尚贤说道:“我在旁边的商业楼,租了一个公司,准备开一个律师所。”

        秀晶听到有点激动:“是吗?在哪啊。”

        “就在旁边,等一下带你去看一下。”韩尚贤道。

        “那别等一下了,现在就去吧。”郑秀晶风风火火的说道。

        韩尚贤笑了一下:“行吧。”

        两人穿上外套,一起出去了,来到了一做大厦边,郑秀晶口问道:“是这里吗?”

        韩尚贤点头。

        “在几楼啊。”

        “六楼。”

        两人来到了六楼,走到了韩尚贤租的办公室前。

        韩尚贤:“就是这了,咋样。”

        “挺好的。”说完秀晶又打量了一下四周,然后被对面的一个音乐工作室给吸引了。

        看着对面的那个音乐工作室的名字,秀晶有点恍惚,“大炮?裴宥镇?不会这么巧吧。”秀晶小声嘀咕道。

        “喂,愣着干嘛,进来啊?”韩尚贤催了一下秀晶。

        “喔,好。”

  看着桌子上旋转的硬币,安生的手指轻轻的敲打着桌面,旋转的硬币慢慢停住然后在倒下,安生也猛然抬头,看了看墙上的钟,马上又要做晚饭了。

        安生又在纠结着,到底要不要下去,他现在又特别后悔昨天自己被猪油蒙了心,没忍住亲了允儿,看着墙上的时钟,滴滴答答的走着,没办法了是男人自己干过什么事,自己就要认,起身穿上衣服走了下去。

        看着允儿家熟悉的门,安生又怂了,刚才给自己做的心理建设全部荡然无存,伸出手放在允儿家门前,但是始终没敢敲下去。

        安生此时就像一个木头人一样,保持这个敲门的动作一动不动的站在她家门口,最终安生还是放下了胳膊,然后输入起了密码。

        门开,看着里面黑漆漆的,安生像小偷一样捏手捏脚的走了进去,来到了她的卧室,发现没有人在里面,看着空荡荡的床,安生退了出去。

        “奇怪啊,怎么不在家呢?”安生开口说道。

        刚想出去的时候,门开了,允儿推门走了进来,看见安生站在客厅,允儿先是一愣,然后生气的大喊道。

        “你怎么在这?”

        “那个,我是来……”

        “谁允许你进来的?出去。”

        “诶,别别别,我就是来跟你解释昨天晚上那个……”安生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

        “呵呵,又来解释?又想亲我?”

        “不是,不是。”安生急忙摆手道。

        “什么不是,我一直以为你人虽然不着调,但是心眼不坏,我真是瞎了眼了,能跟你这个变态待了这么久。”允儿红着眼愤怒的说道。

        安生听着允儿的谩骂,自己也没法反驳,毕竟是自己有错。

        “那个,你能……”

        “你能什么,你给我出去。”允儿说着手里的袋子扔向安生,被袋子砸中的安生踉跄了一下,然后低头看着袋子里的东西。

        闭上眼呼了一口气出来,安生抬起头看着允儿:“我知道你生气,但是你能不能好好的听我说一句话。”

        允儿红着眼睛看着安生:“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我来韩国是来干什么的你也知道,你昨天说爱情没有配得上和配不上这一说,喜欢就去大胆的追,我很感谢你,解开了我这么多年的心结,让我有勇气去追秀晶。”安生道。

        “所以呢?跟我说这个干嘛?”

        “我今天来就是想跟你说一句感谢,但是因为昨天晚上那件事,我还要向你说一句对不起,我知道一句对不起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但是我还要向你说一句对不起。”安生说道。

        允儿冷笑一声:“对不起有用那还要警察干嘛?”

        “出去。”

        “唉。”安生叹了一口气,又看了一眼允儿,然后往门口走去。

        走到门口允儿的声音从后面传了出来:“还有,你以后就不用来了,你被开除了。”

        虽然这些安生来的时候都想到了,但是听到被开除那句话后,握在门把手上的手还是颤了一下。

        允儿看着门关上,后背靠着墙慢慢的坐了下来,大口喘着气,休息了一会,正准备起来收拾一下的时候,手机想了起来。

        允儿看着手机里安生发来的短信,刚准备点删除的时候犹豫了一下,还是打开了。

        “我知道这件事是我做的不对,你怎么骂我,罚我我都认了,不求你能原谅我,只求你能心里好受一点,还有既然已经不是朋友了,但是作为在一起工作两个月的同事,我还是要祝你事业蒸蒸日上,早日找到一个爱你,懂你的人,诶,对了,你昨天在酒吧抽中的中国五日游,你给人老板打个电话,他好确定你要去哪,然后给你订机票,这是电话号码0xxxxxxxx,好了,最后诚挚的祝愿你每晚好梦。”允儿看完久久不语。

        发完短信后,安生整个人摊在沙发上,安生现在觉得自己有点问题,为什么现在自己心里空落落的呢,安生又了一个面,趴在沙发上,“诶呀,咋这么奇怪呢,为什么感觉向失去了什么一样呢。”安生自己嘀咕的道。

        看了看手表,索性也不琢磨了,该给秦嘉琳做饭了,起身走向了厨房。

        ………………

        次日清晨,安生做好早餐,习惯性的做好了三人份的早餐,刚想把一份早餐装到饭盒里的时候,突然想的到昨天他已经被开除了,然后手里动作一停,自嘲的笑了笑,然后转身去叫秦嘉琳起床了。

        秦嘉琳吃完饭去公司练习了,安生无聊的在阳台上撸着“王太卡”觉得没有意思,安生掏出手机给裴宥镇打了个电话。

        “喂,炮啊。”

        裴宥镇:“怎么了?”

        安生:“吃早饭了吗?”

        裴宥镇:“啊,没呢,什么事啊。”

        安生:“那我给带份早饭,你现在在哪?”

        裴宥镇:“我在我的工作室啊。”

        安生:“那我马上去找你。”

        挂了电话后,安生把早上剩的早餐装进了饭盒,然后穿上外套来到了裴宥镇的办公室。

        看着自己桌子上的饭盒,裴宥镇有点疑惑的道:“你这是咋了,一大早想到给我送早餐。”

        “唉,炮啊,我失业了。”安生没力气的说道。

        “事业了?怎么回事啊?”裴宥镇问道。

        “唉,一言难尽啊,总之我以后要跟你混了。”安生道。

        裴宥镇打开饭盒道:“嗯,对了,最近王太顺找你了门?”

        安生点了下头:“找了,让我给他们公司的男团编曲。”

        “你答应了吗?”

        “嗯。”

        “那还挺好,那个小助理干不干都无所谓了。”裴宥镇吃着早饭说道。

        “唉,你不懂,我在意的不是那个工作。”安生说道。

        “噢,对,你是在意的郑秀晶”裴宥镇道。

        “也有她的一部分,但是还有别的事让我在意。”安生难受的说道。

        “还有别的事?你…又喜欢上别人了?”

        “滚蛋,你脑子里天天想的什么?”安生道。

        “好了,别难受了,晚上我带你好好潇洒一把。”裴宥镇嘿嘿嘿的笑着说道。

        晚上安生拒绝了裴宥镇的“潇洒”回到了家里,看着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吃炸鸡的秦嘉琳,安生躺在了沙发上。

        看着无精打采的安生,秦嘉琳问道:“咋了,你下午去找允儿了吗?怎么样?”

        “怎么样?被人家给赶出来了呗。”安生无力的说道。

        “那你也是活该,没事耍什么流氓。”秦嘉琳啃着鸡腿说道。

        安生叹了口气,起身拿了一个鸡腿塞进了嘴里:“你老哥又失业了。”

        “真的啊,啧啧啧,你怎么跟她说的,怎么连工作都丢了。”

        “我还没开口,就被她一顿炮轰,你知道她有多狠吗?拿着一袋矿泉水往我身上扔。”安生说道。

        “扔中你了?”

        “嗯。”

        “疼吗?”


 

        “你说呢?”

        “该。”

        “ε=ε=ε=┏(゜ロ゜;)┛”

        “唉,好了不说我了,你打算怎么办啊,马上也快过年了。”安生说道。

        秦嘉琳没说话,低下头看着炸鸡。

        看着她这样,安生语重心长的说道:“我知道你的想法,可是你这样耗下去终究不是个办法。”

        秦嘉琳抬起头看着安生:“我花了两年在这里,我人生中最好的两年啊,我不甘心就这样回国啊,我只是想再试一下。”

        看着秦嘉琳泛红的眼眶安生道:“我知道如果你现在回国了,你肯定会不甘心,可是你也已经说了,你花了两年在这里可是你得到了什么?”

        秦嘉琳听到这话,想起了这两年在韩国的生活,每次训练完一个人吃饭,受伤了一个人去医院,受到委屈了也要一个人扛着,逢年过节也不能回家。

        安生又道:“回去吧,回去享受你这个年纪该有的生活,趁着你还年轻,回去上个学吧,梦这个东西,你追到了就是命,你追不到这也是命,强求不来的。”

        秦嘉琳看着安生,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最好还是没忍住,大哭了起来,看着秦嘉琳大哭,安生揉了揉她的头,没有说什么。

        ………………

        第二天,安生起床做好早饭后,打开秦嘉琳的卧室,发现没有人,然后给她打了一个电话也没人接,这一大早的跑哪去了呢,安生有点迷惑。

        楼下允儿家前,秦嘉琳敲了敲门,等了一会允儿打开了门,看着门前的秦嘉琳,允儿有点诧异,刚想开口,秦嘉琳却先说了出来。

        “能聊一聊吗?”

        允儿想了想点了点头,侧开身子让她进去,秦嘉琳坐到了沙发上,允儿给她到了一杯水:“你想聊什么。”

        秦嘉琳笑了笑“再聊之前我能先问你一个问题吗?”

        允儿点了点头。

        “你现在是韩国第一女团,你有什么感觉吗?”

        “呃…”

        “别误会,我就是想问问韩国第一女团,有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我…那个毕竟你也知道,也出不了道了。”秦嘉琳挠了挠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