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CSGO 正文

NBK谈CSPPA(上):存在的意义是能为选手发声

扫码手机浏览

  近日,OG选手NBK接受了法国媒体的采访,在本次采访中,作为CSPPA(CSGO职业选手协会)的主要代表,NBK就CSPPA的运作机制,建立初衷谈了自己的看法。本篇采访篇幅较长,将通过上中下三部分进行呈现,相信通过这篇采访,众多网友们也会了解到CSPPA在CSGO职业生态链中存在的意义和具体的职责。以下是采访第一部分:

  Q:CSPPA在2018年成立,成立该组织的初衷是什么?你又是如何被联系在一起的?组织成立之后的首要目标又是什么? 

  初衷很简单,因为当时的CS圈处于一种混乱的状态,无论是选手的合同,赛事的组织,奖金的拖延发放等等,都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所以我们希望通过成立这个组织能为GO圈做一些事情,产生一些影响,所以在这个组织成立的初期,成员大多都是在圈子莫怕滚蛋很久的老面孔。 通过成立这个组织,我们希望我们能为选手发声,使得他们的权益和合同不被那些大型的赛事组织方践踏和捆绑。

  Q:我们记得当时SirScoots为这个事情奔波了很久,他是这个组织的发起人吗? 

  我记得当时的Xyp9x是发起人,他先是和Michael Døi进行了联系,然后 Mads Øland作为这个组织的CEO加入了我们。接下来陆续联系了一些选手,这其中就包括SirScoots,他对CSGO圈有着深刻的理解,以前曾是EG的老板。

   Q:CSPPA的网站上显示SirScoots依旧是这个组织的一员,还有前C9的Sean Gares,他们依旧处于活跃状态吗? 

  是的,SirScoots依旧是我们这个组织的管理层之一,Sean Gares现在就职于FlashPoint吧?我不是很确定,但是如果是这样的话,这样就会造成一些利益上的冲突,原则上我们不能这样做。 相信Sean Gares自己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当他受聘于赛事组织方的时候,他就很少参与活动。现在他可能会转向Valorant,我不知道他具体的计划是什么,但是SirScoots一直处于活跃状态。

   Q:你提到CSPPA存在的意义是为夹在赛事主办方之间的选手发声,随着一些赛事的尘埃落定,CSPPA在这条生态链上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说起来有一些复杂,因为保密协议的关系,我不能透露所有的细节。总的来说,CSPPA通过Michael Døi和Mads Øland和ESL,BLAST,FLASHPOINT等组织对话,我们和这些组织几乎都签了合同。目前我们和ESL的合作关系较为紧密,我们之间交流了很多观点和看法,我们的许多想法都被采纳了。

  举个例子来说,我们经常说的赛事日程的安排,特别是选手休假,还有一些涉及到法律层面的文书,我们都拿来做了简化,来为赛事组织方谋求便利和方便。

  但是同时,我们也需要维持特定的平衡,我们不能跑去和ESL和其他一些赛事组织方说:“今年的赛事将完全按照这样的计划进行,今年不能超过xx届比赛,等等”,因为这些赛事都是赛事组织方自己的产品和产业,我们要做的是要寻找中间的平衡点。

  如果明天ESL宣布他们会将比赛的奖金以额外薪水的形式发放给各支俱乐部,这时候CSPPA同样会出面告诉对方,奖金的设置不可被撤销,比赛必须要设立奖金,我们尝试主办方和选手之间找到平衡。

  Q:BLAST不是最近就调整了奖金结构吗? 

  我觉得这个事情应该分几个层面来看,首先有些队伍现阶段的确不赚钱,或者将将持平,很多都还处于亏钱的状态。所以BLAST的这个动作,是推动你的俱乐部跟上变化,用这部分钱去进行投资,让资金活起来,这样才能给上下游的产业都带来生机和活力,不然很快就会丧失信心,但是话说回来,事实上CSGO的确很烧钱。

  其次,我们更多的需要关注选手和比赛组织方是如何沟通的。从BLAST创办开始,参赛的队伍就和他们签下了一纸合约,合约规定了双方合作的时间,以及一些承诺,这些承诺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选手的职业生涯。 举个例子,同时有两个比赛组织方邀请你参加他们的比赛,他们的出价一样,但是有一家却没有明确告诉你他们会在1-2年之后将奖金减半,所以选手和比赛组织方之间的如何沟通也是我们需要关注的地方。

  因为这些细节往往不会同时和选手,战队以及BLAST三者之间展开讨论,但是的确存在这种情况,比如他们最近刚刚在聊因为疫情对队伍带来的影响,因为线上比赛比线下比赛亏的更多。

  Q:这是真的吗?线上比赛省去了机票,住宿,比线下比赛更烧钱? 

  队伍在这方面并不需要花费很多钱,因为酒店和住宿的大头都不需要他们来出,这方面的费用主要是由比赛主办方来负责。但其他的细节我就不是很清楚了,因为我从未为比赛组织方工作过,但是我认为大家都有受到影响。 因为疫情的原因,赞助商的情绪也受到了影响,投资意愿不强烈,这都是我们需要共同面对的局面。

  再回到BLAST的这个决定上来,如果疫情没有爆发,那么BLAST还会做出相同的决定吗?所以,我们就需要判断BLAST是否从一开始就有这方面的打算,后续和BLAST签合同的战队知道这其中的细节,但是队员肯定是蒙在鼓里的,而且我们注意到其他比赛组织方并未有任何降低比赛奖金的举动。

  所以这背后的故事能影响队伍接下来3-4年的规划,因为这涉及到CSGO的生态圈的运作,而我们需要在这中间寻找到平衡,特别是选手要被公平的对待。

  Q:我们注意到在这个决定出来之后,CSPPA在推特上发表了一份声明,除此以外,CSPPA还以什么方式进行了施压? 

  目前这个事情还在讨论中,还没有最终的定论。我们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所有处于活跃状态的CSPPA主要成员的日程都相当繁忙,都要应付各种比赛,很难把大家都召集到一起,这也是这件事情迟迟没有下文的主要原因。 我们现在正在尝试吸纳更多的顶级队伍的选手参与到CSPPA的工作中来,这样才能加快工作的速度并提高效率,我们不能要求选手去抗议,这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

  我们需要和比赛的组织方建立长久的,互相信任的伙伴关系,而不是搞对抗, 我相信选手对此保持理解,我和我在OG的队友进行了交流,他们知道比赛的组织方受影响很大,选手也不是傻子。有些顶级队伍的薪酬标准非常之高,这些选手并无金钱方面的烦恼,所以也很难让所有的选手都在这上面表示同意。 另外一方面,我们也必须让选手参与进来,因为今天可能是奖金的削减,明天就是赛制的改变,选手必须要参与进来,要发声。

  Q:CSPPA内部的职责是如何划分的?作为选手,你是如何确定CSPPA的执行人是以选手的利益为行为准则的?毕竟Mads和Michael这俩人没有做过选手的经验。 

  是的,我觉得刚开始如果就能邀请到经验丰富的资深人士,且有选手经验的人参与比较困难,因为毕竟电竞依旧是一个年轻的运动,而且我知道也并没有多少已经退役的选手对这个职业感兴趣。 Michael和Mads的职责是向选手所在的队伍表达我们的诉求,如果选手尤其是选手工会不同意他们的观点,他们会听从我们的意见,改变自己的计划和诉求,他们主要扮演的角色是在队伍和选手之间搭建沟通的桥梁。

  另外,他们会承担一些法律上的工作,因为这方面的工作往往会花费大量的时间,我们会向Mads和Michael表达我们的想法,这都可以是公开的讨论。 我们之间有互相信任的基础,相信他们会向各支战队传达选手的意愿。

  此外,CSPPA还有一个很大的聊天群,里面有来自各支队伍的选手,他们可以对一些观点和信息阐述自己的想法。 这其中的关键的一点是我们需要发动选手参与进来,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因为大多数选手都遵循着“吃饭睡觉打CS”的行为模式,他们很少会去看邮件,所以要发动200-300人来对一些事情投票表决,完全是不现实的一件事情。 但是事实却是,如果想要长期维持选手和各支队伍之间的关系,我们必须参与进来,因为如果你一直作壁上观的话,你也会很快被无视掉。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