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英雄联盟 正文

英雄联盟宇宙:乌迪尔官方小说《喧腾之路》

扫码手机浏览

转载于英雄联盟宇宙

喧腾之路

作者:MICHAEL LUO

乌迪尔听到一只猎鹰在遥远的高空中乘风鸣啼。声音嘹亮,自信,但还离得很远,不会侵入他的脑海。能够留住这么多人性,他深感宽慰。

那些声音从未消失,但乌迪尔知道自己应该心怀感激。即使安宁只有片刻,也弥足珍贵。

我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哪怕是暂时的。

今天,他独自一人。他爬上山坡,一阵冷风如影随形,每股寒气都从他残留的回忆中带走一丝艾欧尼亚的飘渺之美。几个月前,希拉娜的僧侣们送了他一件临别的赠礼——一段谜样的箴言,意在灵力修行之路上指引他前行。

冬峰之下

生灵纯元奔涌

聚化结晶

用他们的语言说出来会更美,但他并没花很久就悟出了其中的道理。在与盲僧旅行了数月以后,乌迪尔已经学会如何参透艾欧尼亚语背后的意义。

乌迪尔抵达了险峻的冬刺山东面。他停下脚步,俯瞰着湖水。湖面银装素裹,壮美依然。岸边躺着一些骸骨和尸首,其中有野兽,也有死去的萨满和祭司,他们都是在数月、数年、数次生命以前来到这里的。

乌迪尔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他袒胸赤膊,双目闭合,抵挡着清晨的凛冽。

这片土地曾是我的故乡……

他低头看到自己在冰面上的倒影。一张凡人的脸,风尘仆仆,衣衫褴褛。

我的安宁结束了。我听到他们正在前来。

冰面开始蠢动。起初只是一条裂缝,然后乌迪尔看到自己的倒影裂成了支离的碎片。紧接着,大块的冰面脱落,漂离原位。乌迪尔等待着,满怀敬意。

冰水中浮出气泡。起初很慢,遽然密集。水面腾起蒸汽,化作热浪。

乌迪尔静静深吸一口气,肩膀耸起。他已做好准备。

水雾之中跃出一只冰晶身体的巨兽。这片土地的魔法造就了它,这座湖孕育了它。它向着乌迪尔迈出一步,如雷霆震颤着大地。

乌迪尔抬起头,看着面前耸立的狂野兽灵,它的身高足有他的三倍。

呢喃的低语开始响起,低沉、轻柔——就像枯叶落在积雪上。但这声音迅速增强。

苦涩。不休。

来了。

低吼变成怒嚎,吱啾变成叫嚷,一声高过一声。这些声音里的怒火死死咬住他的心神,击碎了他的全部思绪。起初,这些声音之间相互争抢——厄纽克、居瓦斯克和其他声音。乌迪尔曾在脑海中无数次听到过这些声音。很快,它们融合成一体,变成了他最害怕的形态。

饿虎。

“兽灵行者。上前一步。”它咆哮着说。“大声说,告诉我们你为何回来。”

乌迪尔竭力抑制住自己的喘息。他的双膝被头脑内的噪音压弯。他将双手插进土地稳住自己的身体。乌迪尔艰难地抬起头,望向前方的野兽,却不愿回答。

看到乌迪尔不为所动,那些声音变得愈发喧嚷,其中虎啸声盖过一切。

“你不配称弗雷尔卓德为家园。你太软弱。”

乌迪尔绷紧了身体。灵兽一头撞来,身体的冰棱割破了他的皮肤。乌迪尔横飞出去一大段距离,摔在了硬石面上。

我决不能认输。

他重新稳住身子,从脸上抹掉鲜血,死命将双手握成拳头。他的指节重重打进霜冻的地里,双臂的剧痛将他淹没,手臂到肩膀一路青筋暴突。乌迪尔重新站了起来,准备挡开下一次攻击。

兽灵再次咆哮。“强者会战斗。而你,你压抑了自己的声音,躲在远处!”

兽灵径直冲来。乌迪尔试图向侧面躲开,但他的对手更迅速也更强壮。他向一旁翻滚的同时,猛虎用利爪扫过了他的腿。鲜血泼洒在霜冻的地面上。

乌迪尔痛苦地单膝跪地。他感到自己的愤怒在蓄积,但他依旧压抑着。

我决不能认输。

兽灵缓缓走近,发出一声凶猛的嚎叫后扑向乌迪尔。他知道自己来不及躲闪,于是将双臂交叉挡在前方,握紧双拳。魔法的能量围绕着他,阻挡了虎灵的致命一击。

兽灵打滑后撤。重新站稳后露出了满嘴尖牙。它冰晶的身躯散发着恶念,它脚下那些曾经的猎物的骸骨被纷纷压碎。死亡就是这里的一切。

乌迪尔现在已经双膝跪地,低垂着头,每一下心跳都向全身泵着剧痛,而兽灵正在他身边踱步。他能透过大地的震颤感受到它的每一步。

不应该是这样。

他咬紧牙关,犬齿的尖端将嘴唇咬出了血,此刻他再次感受到了地面的震颤。

那个声音轰鸣着说。“弱者……就是猎物!”

乌迪尔抬起头,看到兽灵正向自己冲过来,眼神渴望着鲜血——他甚至能从那双瞪圆的瞳孔中看到自己的倒影,而在他自己的眼中,也同样透着对暴力的渴望。

我必须拥抱真正的自己。

金色的烈焰像野火一般从乌迪尔的体表喷薄而出。他身体里奔流着的愤怒在对抗虎灵的怒火。

“终于,猎物决定要搏斗了。”

乌迪尔大吼一声,径直冲向虎灵。他跳上了兽灵的腿,在它崎岖的冰躯上攀爬,用流着血的双手摸索着每一处可以抓住的凸起,拽着自己的身躯不断向上。兽灵剧烈摇摆,尖锐的冰晶划破了行者的皮肤。乌迪尔厉声大吼,沉浸在自己的力量之中。他的怒火终于找到了对手,双方沉醉于凶残暴行的狂欢。

乌迪尔挤出一股蛮力,登上了兽灵的后背。一条条鲜血形成的小径沿着他身侧滴落。兽灵的能量在他体内激荡,这股强大的力量足以掩盖一切疼痛。野兽的声音在他脑海中放肆地吵闹——那些被虎灵吃掉的哀怨哭嚎,还有他自己放纵的愤怒——融合成了一个声音。

“我不是猎物!”

乌迪尔挥起双拳,化作爆裂的疾风骤雨砸下,在兽灵身上刻下一张裂痕的网。他狂乱地抓挠、捶打,一点点撕扯着对手。突然,他仰天长啸,啸声中满溢着极致的怒火,一副尖牙深深咬住了兽灵的脖子。

他原以为兽灵会翻倒,身体崩塌,大块的冰晶消散成尘埃。

但兽灵已经消失了,它的声音也是。它们尖叫过吗?嚎哭过吗?

遥远的高空,他听见那只猎鹰的召唤。

专注。冷静。

乌迪尔踉跄着倒在硬实的地面上。他喘着粗气,顺势在湖边躺下,看着敌人最后的痕迹渐渐消失。

突然,他又听到一阵轰鸣声,便蹒跚着站起来。这座湖似乎是在庆祝他的胜利,开始解冻。一块接着一块,湖面的冰层开始融化,水面也开始上升,涌上这片冰冷、贫瘠的土地。

乌迪尔想起了在希拉娜重复过无数次的仪式。他一瘸一拐地向前走去,捧起双手,舀起一把冷水浇过头顶、肩膀和后背,洗净自己的伤口。然后,他轻轻饮下一口。

他盯着自己的倒影,是一个凡人。受了伤,经受了考验,活了下来。

我就是我。

乌迪尔只听得到流水的声音——然而,他并没有微笑。

但这场战斗还远没有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