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英雄联盟 正文

瓦罗兰大陆的神秘城邦——班德尔城和约德尔人潜力

扫码手机浏览

本文授权转载自:瓦罗兰文艺复兴联合会    作者:blues

前言

班德尔城,应该是英雄联盟宇宙中,最为神秘的城邦的,在整个瓦罗兰大陆的地图中,你无法直接看到班德尔城城邦所在,仿佛他们根本不存在。

在目前的英雄联盟宇宙中,班德尔城的城邦故事背景着墨甚少,甚至描写刻画都要比新出的以绪塔尔来得简单。

但在游戏中,班德尔城上的生物——萌萌约德尔人却给每个留下深刻印象。比如早期火爆的提百万,软辅热门璐璐等。

这次,不如从联盟宇宙中的只言片语来窥看这个神秘的城邦,同时还有城邦上的魔法精灵吧。

班德尔城

在前言说到,我们无法在地图上看到班德尔城城邦所在。

有趣的是,虽然直观上无法看到班德尔城,但班德尔城却有无处不在。

你在不同时间放大瓦罗兰地图,可以在完全不同的地方找到班德尔城。比如昨天和今天,一次班德尔城出现在守望者之海中,一次出现在艾欧尼亚境界。

造成这样原因的是,班德尔城并非如同其他现实独立城邦,它是符文之地连接着一个精神领域中的魔力之地。凡人几乎无法看到连通至此的通路,因为这些通路只会在特定情况下打开。

地图上随时刷新的班德尔城,就是为了符合在特定情况下随心开启设定。

也正因为如此,班德尔城无处不在的通道,你可以在每个城邦看到约德尔人足迹。

虽然班德尔城有着无处不在的通道,但物质和精神领域之间的通道并非随意开启。恰恰相反,两个领域之间的通路十分微妙,很少打开。

同时打开通道的传送门还需要特定的符号,一些传送门只能使用一些特定的手势变化开启,这些手势一般会以特殊符号的形式铭刻在附近。

这个传送门藏在一个洞窟的深处。潮水低落时,洞窟里会显露出一幅由符文文字画成的图案。画的刻痕中充满了海水。

而在魔法猫咪悠米的本传中也写道,两个领域之间通道开启之麻烦。

两个领域之间的通路十分微妙,很少打开,即使是像猫这样灵巧的动物也不能随意进出。悠米曾看到其他约德尔人等待了数日,直到东方的星辰与特定的石拱门排成一列;或者烦躁地在沼泽百合丛中翻检,在淤泥中寻找银白色的花朵——只有在这些特定的时刻,一条通路才会打开。

在扩展阅读轻语嘟嗒中,约德尔人想回到班德尔城,还需要“钥匙”

现在正有两个约德尔人走来。听起来她们是想要回到同胞们的身边,但她们的“钥匙”——不知道有没有更好的词来描述——好像出了点问题。没有钥匙就没法找到回家的路。你知道,她们要走的路并不在这个世界的表面。路线也不是直线,和这里的居民走路的方式截然不同。她们走的路扭曲缠结,就像一个解不开的死结在原地疯狂地打转。

也正因为班德尔城无法确定的地点,和通道的复杂程度,目前对班德尔城的科技水平和环境是未知,仿佛人间仙境般。

所以有关班德尔城的故事瓦罗兰大陆也传的神乎其神,有一些凡人声称自己穿过了无形的传送门,进入了超越物质领域的奇异魔法世界。他们都描述了一个魔法奔放的地方,鲁莽蛮横的人会被无数的奇观带入歧途,最后迷失在梦境中,永远无法返回。

即使在怎么神秘,在官方的城邦介绍中,我们能看待精神领域的班德尔城也没有具体的统治阶级,脱离物质世界的班德尔城更像一个“大同世界”,无忧无虑的约德尔人在这里嬉闹。

因为班德尔城处于精神领域,魔法充裕,目前还在班德尔城生活的英雄基本都是使用魔法居多。这点和禁魔的德玛西亚类似。

简单了解完班德尔城,不如在看看班德尔城上面的精灵,约德尔人,他们为何会来到瓦罗兰大陆吧?

约德尔人

简单了解完班德尔城,我们可以见到看到约德尔人以下几个设定:

首先约德尔人都长得不高,都在1m左右。男性脸上长毛,女性蓝或紫色皮肤,这些在皮肤原画和游戏模型都能看出来。

其次,约德尔人的故乡虽然在班德尔城,瓦罗兰大陆还是无时无刻在吸引他们,或因为魔法,或因为科技,或者其他原因,他们其中甚至有愿意留在大陆城邦,而不回班德尔城。

比如,在上文图片有提到,班德尔城城邦上写着的是魔法的态度是玩闹,瓦罗兰充盈的魔法就是吸引约德尔人的原因之一。

在邪恶小法师维迦本传中下,写道:古代星界魔法引来了维嘉的兴趣。因此来到了古诺克萨斯

四处散落的幸存者们仰望天庭,对于古代星界魔法研究的再次兴起,同时也引来了维迦的兴趣。在他的想象中,自己已经是这种神秘法术的宗师,所以这个约德尔人加入了诺可希境内的一个法师团体,希望可以从他们那里学会更多技艺。他们并没有怀疑这个求知若渴的新人,于是他教会了他们如何从星辰运行的规则之中获得希望。

还有璐璐,她在物质领域中,发现魔法带来的玩乐。甚至只要看上去好玩,她就不惜以身犯险。所以在璐璐的本传中,她的足迹到过许多地方。

在德玛西亚,她从无聊的历史课堂上解救了一群孩童,带着他们来到附近的一片牧场。她设计的游戏到头来把孩子们都变成了毒蘑菇。在弗雷尔卓德的无主之地上,两个敌对部族在冲锋交战的瞬间,手里的武器都变成了鲜花。一场恶战立刻成了一出混乱不堪的闹剧,只是因为璐璐觉得这样好玩。而最近,她正在艾欧尼亚开心地迷路,与葵林的夜明常红花嬉戏,跟影流的弟子玩恶作剧——因为她觉得他们实在是太严肃了,对身体不好。

还有天才科学家黑默丁格和吉格斯热衷于科技发明混入人类社会。

约德尔人并不一定要有意识地控制自己的易容术,而且可能对它有许多不同的理解方式。比如著名发明家黑默丁格,就为自己和吉格斯制作了一种特殊的设备,帮助他们混入皮尔特沃夫的人类社会。


最后虽然官方没有明说,但可以推测,约德尔人寿命很长,多个约德尔英雄甚至跨越整个瓦罗兰的历史,在文明诞生之初就出现,还未死亡,同时约德尔人也表现出战斗力也不俗。

在克列故事中,诺克萨斯初建时克烈就来到瓦罗兰大陆,在战斗英勇无比,诺克萨斯城邦还留下他的传说。

家喻户晓的民间英雄克烈留下过许多传奇事迹,最早的可追溯到诺克萨斯初建的时日,甚至可能还要更早。他是寻常士兵们尊奉的偶像。
诸如“伟大轻骑兵大捷”、“高阶少将元帅中士回归”以及“山中提督”之类的夸张故事不胜枚举,言外之意,克烈曾参与过帝国发动的每一场战役,获得了军中的每一份头衔,而且从来没有却步于任何一次战斗。

在菲兹故事中,菲兹在海洋文明诞生之初就定居在守望者之海,在对抗龙鲨也展现出惊人战斗力,整个城市只有他活下来。

在久远的过去,符文之地的海洋便远在陆地之前孕育了文明。如今被称为守望者之海的深处曾经存在过一座宏伟的城市——也是约德尔人菲兹定居的地方。
然后有一天,龙鲨来了。
这些身形庞大的怪兽会用尖利的啸声震晕猎物,宏伟都市的街道很快便布满了红云。短短几个小时内,成千上万的人死去了。龙鲨兴奋地捕食,狂热地横冲直撞,摧毁了城中的高塔和神庙。菲兹闻到了水中的血腥,便疾奔回来,想要加入战斗,保护这座城市。

超长寿命,不俗战斗力,为何约德尔人在瓦罗兰大陆故事推进上并不出彩呢?

后记

近几年,编写宇宙设计师仿佛忘记了班德尔城和约德尔人,在艾欧尼亚,德玛西亚故事如火如荼展开之际。大量的班德尔城英雄故事还是展示出老故事豆腐块的形状,故事内容少,无参考性,比如英勇投弹手,麦林炮手,吉格斯等。

班德尔城城邦下的扩展阅读故事只有轻语嘟嗒和悠米的扩展阅读两篇,是所有城邦最少的。

这也导致了班德尔城和约德尔人的故事绝大多数脱离主流故事推进,甚至我们对于班德尔城也只能帮枝末节的了解。

这些故事到之后无疑是要进行大版本更新,但目前而言,不管设计师怎么改变,目前约德尔人呈现的隐形潜力是不可忽略的,无限延展寿命,不俗魔法能力和战斗力

当然还有埋下的大量伏笔,班德尔城通往瓦罗兰的道路秘密,约德尔人长寿的原因,还有为何约德尔人会在城邦建立之初就来到瓦罗兰大陆等等,这些都要等着新的故事出现了。

有如此设定,约德尔人不太可能作为一个吉祥物脱离整个瓦罗兰大陆主线,现在来说只能期待新的故事出现了。